NEWSLETTER OCTOBER

  親愛的弟兄姊妹 : 主內平安! 十月是小編最愛的一個月份,因為天朗氣清,最宜登高,飽覽上帝創造的大自然美景。看見埋在泥土的昆蟲,死後為泥土釋出養分,就體會萬物生生不息的定律;雖然有人用盡各種方法,延續盛放花兒的生命,但花最終會枯萎。我們的生命何嘗不是這樣?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,世間哪有靈丹妙藥,可令我們長生不死?惟有把握在世的每一天,活出豐盛的生命! 主啊,感謝祢賜給我們生命,雖然不知未來可活多久,但知道每天都在祢的掌管中。「求祢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,好叫我們得着智慧的心。」(詩篇90:12)這樣,我們就能珍惜每一天,叫祢得榮耀,我們也今生無悔! 編輯團隊上   朋友的哥哥不煙不酒,卻患了肺癌,終年51歲。在最後一段日子,他嘗盡了痛楚。在他離世後,他的親友不斷在問:「為何是他?他是我們當中最注重健康的,又學中醫,又學針灸,勤做運動,早睡早起,為甚麼會患上這病?究竟是甚麼原因?是工作壓力嗎?是心裏鬱悶嗎?」 沒有人能回答這些問題,也許… … 在酒樓,聽見一班「老友記」的對話: 「我最愛的兩個孫兒去了英國,很掛念他們!」 「我二十多歲的女兒也去了英國,整個星期都聯絡不到她!」 「唉,我兒子一家去了加拿大!曾答應一抵步就給我電話,誰知一直沒有消息,累我失眠了兩晚才收到一個來電報平安!」 「我女兒叫我與她一家到英國去……但我不懂英文,怎麼去?」 「你女兒願意與你到英國去,很孝順啊!我有三個子女,半年內一個一個離開香港,剩下我兩老。內地工作的兒子叫我去與他同住……他正與內地一個女友同居……」 「文心團契」是由一班熱愛寫作的基督徒組成,他們渴望透過文學創作來書寫信仰與人生,並且自資出版一套文集《筆‧在乎》,因為他們深信文字能觸動人心,拉近人與人的距離。 他們寫作的內容不是驚天動地的事蹟,也不是呼天搶地的經歷,卻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小故事,藉此與讀者分享文字背後的生命和信仰。全套共有五本:《融》嘗試透過三個故事,讓讀者反思甚麼才是引向幸福的選擇;《電郵》表面上寫職場關係,卻另有深意,讓不同的失職員工評核自己的工作與生命的表現;《寫給生命的詩》以九篇詩來訴說作者對生命歷程的回顧與期望;《富士山》卻透過書寫回憶,進行自我解剖與療癒;而《他們》便以五個人物,代表五個人生課題:童年、疾病、召命、婚姻、貧窮。 在此感謝五位作者的信任,委託敝社出版這套文集。在三個多月的分工中,雖然不曾踫面,但我們彷彿透過文字,彼此多了一分認識,藉文字把我們連起來。願各位作者繼續以文字分享上帝的美善,在繃緊的生活中,為我們注入更多的愛! 也感謝德慧文化有限公司代理這套書。   禱告 求主在混亂的世界中賜我平靜、安穩的心。 求主在不公不義中加給我更多信心。 求主幫助我在忙亂的生活中更親近祂。 求主在我懼怕時賜我平安與安慰。 求主在我病痛中使我得醫治。 求主在我迷失時指引出路。 求主在我缺乏時供應嗎哪。 求主在我憂慮時賜我信靠的心。 求主在我憤怒時讓我看見主平靜風浪。 求主天天與我同在,饒恕我的軟弱、過犯、小信、少愛、自私,因這一切都阻礙我看見主。阿們!    

生命在手?

生命在手? 朋友的哥哥不煙不酒,卻患了肺癌,終年51歲。在最後一段日子,他嘗盡了痛楚。在他離世後,他的親友不斷在問:「為何是他?他是我們當中最注重健康的,又學中醫,又學針灸,勤做運動,早睡早起,為甚麼會患上這病?究竟是甚麼原因?是工作壓力嗎?是心裏鬱悶嗎?」 沒有人能回答這些問題,也許現今在天家的他知道答案吧?他的離開,令很多人活在傷痛中,尤其是他的太太與兒子。幸好在家人和朋友的陪伴與支持下,他們總算撐過了,從一場苦難中醒過來!這就如寒冬過後,光禿禿的枝頭長出更多更美的花朵! 有誰知道生命的長短?既然沒有人知道,何不好好地過每一天? 把無關的炫耀放下吧!即使你有一億家財,令人羨慕不已;但這一億能帶進天國嗎?沒有及時行善,將來如何向上帝交待?這一億只是用來炫耀嗎? 把無謂的競爭,以及無聊的是非放下吧!縱然有人行為可憎,你很想把他的惡行揭露出來,叫眾人與他為敵;但你將來到了天家,上帝問你一直想做的,就是除去你的敵人嗎?這值得你花上全副心思嗎? 如果上帝告訴你,你在世還有三年時間,你會做甚麼?或許你會好好利用這三年,追尋你的快樂?更珍惜身邊的人?更多體驗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是何等美麗?每天聆聽自己的心底話,問自己究竟想做甚麼?你或會發現自己原來不怕死亡,因為這是上帝接你回家;反之,你最不捨的是有很多事情未做,不夠去愛你身邊的人,還未放下積在心裏多年的人與事。你可能會祈求:「主啊!請多給我十年!」 「看哪,上帝的帳幕在人間。祂要與人同住,他們要作祂的子民。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,作他們的上帝。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;不再有死亡,也不再有悲哀、哭號、疼痛,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。」(啟示錄21:3-4)

移民潮下的援手

移民潮下的援手 在酒樓,聽見一班「老友記」的對話: 「我的朋友走了,我還可以做甚麼?」 「我最愛的兩個孫兒去了英國,很掛念他們!」 「我二十多歲的女兒也去了英國,整個星期都聯絡不到她!」 「唉,我兒子一家去了加拿大!曾答應一抵步就給我電話,誰知一直沒有消息,累我失眠了兩晚才收到一個來電報平安!」 「我女兒叫我與她一家到英國去……但我不懂英文,怎麼去?」 「你女兒願意與你到英國去,很孝順啊!我有三個子女,半年內一個一個離開香港,剩下我兩老。內地工作的兒子叫我去與他同住……他正與內地一個女友同居……」   資訊科技的發達,可以拉近兩地親友的距離,例如十多歲的子女到外國讀書,仍可天天在網上與父母交談,開live現場報導,減輕了父母的牽掛。不過,對於不懂這些科技的祖父母,又怎麼樣?香港由2019年的社會事件,後來「新冠肺炎」的爆發,至今疫情雖已好轉,但近期又湧起一浪一浪的移民潮,引發一樁一樁令人傷感的分離事件。原來移民可以來得那麼急速!長者既不明白更不捨得,只能為兒孫送上祝福,內心許多憂慮與不安又可向誰傾訴? 既然這樣,我們何不調校一下服侍的對象?長者是我們可以服侍的群體嗎?他們在哪裏?在教會?在鄰舍?在親戚或朋友當中? 記得有一次在一位朋友的歡送會中,這位朋友慨嘆她身為獨女,很不願意留下父母在港。作為她的朋友,我用了三個月去與她的父母建立關係,成為兩老可信任的後輩。在為她送行那天,她的父母窩心地叮嚀:「阿女,你放心好了,在英國與孫女好好生活,我們在港有你這個朋友照顧。她已教曉我們用WhatsApp,我們也懂得用Zoom,原來不太難。在覆診醫院的聯絡名單中,也加了你這個朋友的名字,她會陪我們去覆診,你不用擔心了!反而你要慢慢適應當地的生活,無論多忙都要煲湯……」 我在香港多了一位爸爸和媽媽,是上帝所賜。那位朋友到英國已半年,在這半年間,我常到她父母的家中吃飯,解答他們使用手機或電腦的一些疑難,還約好日後在英國與他們的女兒見面,不覺就談了一小時。原來上帝委派給我的任務,一點也不辛苦,而且很有滿足感,讓我這個留港的中年自覺生活充滿意義,不只是營營役役地上班下班,或是上網「煲劇」。這真是win win,感謝主!主的安排總帶給人一種驚喜!只要願意踏出一步,上帝就用得着你! 聖經說:「朋友乃時常親愛,弟兄為患難而生。」(箴言17:17)你有需要這樣幫助的朋友嗎?

newsletter September

親愛的弟兄姊妹 : 主內平安! 香港疫情似已受控,近來的確診者都是從外地入境,而且本港大半年來接種兩劑2019冠狀病毒疫苗的人數已超過300萬。九月開學後,如接種人數節節上升,師生的接種率達至七成以上,全日授課或者指日可待,回復學生們期待已久豐富多姿的校園生活。另一方面,消費券看來頗奏效,刺激本港的經濟活動,多了不少人外出消費,商場的食肆和店鋪再現人龍,看見復甦的曙光! 可是,在這一片彷彿歌舞昇平、國泰民安的景象下,沒有反對聲音,沒有遊行示威,沒有互相指罵,生活像是回復正常,但何解心裏仍是戚戚然,感受不到無比的歡欣和快樂? 或許您與小編一樣,每天看著令人心驚膽顫的新聞,例如:阿富汗一夜變天,大批逃亡潮包圍機場,更出現恐怖襲擊;地球暖化,導致各地暴雨成災,哀鴻遍野;新界大埔一場車禍,引致二死八傷;本港近日的家暴和自殺事件不跌反升,舉家移民的人數亦不斷上升,這些都反映了甚麼?在世間真的平安難求? 耶穌在釘十架前,曾這樣應許我們:「我留下平安給你們;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。我所賜的,不像世人所賜的。你們心裏不要憂愁,也不要膽怯。」(約翰福音14:27)面對各樣令人不安的事情,主內的平靜安穩是何等寶貴!無論身處任何地方,這樣的信靠把我們各人連在一起,互相守望和代禱。記著:不要怕,只要信!並願主天天在您我的身旁! 祝您心靈平安、身體健康! 編輯團隊上   最終的目標 今年的奧運熱潮喚起我們對體育精神的再思,尤其在今天身處的困境中,運動員堅毅不屈、再接再厲的精神,更值得我們學習。他們每天接受艱苦的訓練,經歷無數的傷與痛,為的是追求他們的夢想?為他們的目標而奮鬥?或是挑戰自己的能耐與極限?   輸在起跑線 有一次,在我們舉辦的一個講座完結後,一位青年眼有淚光地靜靜在旁等候與講員合照,他像是滿懷心事、鬱鬱寡歡……待我們嘗試更多認識他,才發現他的另一面…… 單從外表,如果你不認識他,絕對不會上前接觸他,因為他先天患有亞伯氏症,臉容不美,甚至可能嚇你一跳!他自小受人欺凌,更被人誤會精神出了問題。別人看不見他的優點與潛能,上帝卻早已看見;而且讓我們認識他,帶給我們很多正能量 … …   人生勝利組 香港過往多年的安定繁榮,彷彿被接二連三的風暴席捲而去。面對巨浪沖擊,有人選擇移居他鄉,有人選擇留守故地;但無論如何,同樣要面對不同的困難和挑戰。在種種變幻莫測的境況中,如何堅信不移,持守信仰?聖經中哪一位人物也曾遭逢人生的起起落落?他在整個過程中怎樣倚靠神? 讓我們來看看舊約聖經中的約瑟。他的前半生歷盡坎坷,然而最後的結局卻是如此奇妙!從約瑟身上,我們可學到如何面對人生遇上的難題。約瑟在不敬虔的文化中,成為一個敬虔的人,一個真正的勝利者!究竟他的得勝祕訣在哪裏? 禱告 親愛的天父: 感謝祢,讓我能夠認識祢,並在認識祢之後,心靈間真實地感到祢的同在,在困難及憂慮中,學習祈禱交託,叫我無需掛心,因為萬事都在祢的掌握之中! 親愛的天父: 感謝祢,讓我在經歷人生的起起跌跌中,學習信靠與堅持,因為只有跌倒,才學會重新站起來,明白祢對我生命的鍛鍊是何等真實。天父,感謝祢,在我跌倒後,祢醫治我,使我的生命更強健,進一步體會祢的心意! 親愛的天父: 求祢饒恕我一直被罪纏繞,沒有能力去改過;也饒恕我表裏不一,只追求利益與優越,不懂憐憫別人,不會幫助窮人;更饒恕我沒有進深去認識真理,每當真理與社會文化背道而馳時,沒有勇氣去活出祢的真理。天父,求祢憐恤我的軟弱,賜我剛強的心,教我如何在今世前行! 親愛的天父: 求祢賜我一顆敏銳的心,讓我能夠天天感受祢的同在;求祢賜我勇氣,讓我在生活中見證祢、榮耀祢;求祢教我常存感恩,因為只有每天數算主恩,就不會追求世間的名利與地位。求天父教我認識自己,明白祢對我生命的旨意;在末世之中,我願成為祢的用人,行在光明與公義中,對抗悖逆與謊言。也求祢賜我平安與信心,好讓我每天隨祢而行! 奉主名求,誠心所願!    

最終的目標

最終的目標   今年的奧運熱潮喚起我們對體育精神的再思,尤其在今天身處的困境中,運動員堅毅不屈、再接再厲的精神,更值得我們學習。他們每天接受艱苦的訓練,經歷無數的傷與痛,為的是追求他們的夢想?為他們的目標而奮鬥?或是挑戰自己的能耐與極限?   對於身體有缺陷的人來說,參與體育競技,豈不是更大的挑戰,更需要克服許多的困難嗎?在剛剛舉行的殘疾人奧運會中,本港共有24位運動員出戰八大運動項目,包括輪椅劍擊、硬地滾球、游泳及羽毛球等。   其中一位被譽為「香港輪椅劍擊天后」余翠怡,是小編所認識,也深深佩服的。她在十一歲時左膝蓋突然腫起來,經抽查細胞化驗後確診骨癌,後來因左小腿做化療時出現排斥,不得不在十三歲切去一條腿。她十六歲學習輪椅劍擊,二十歲第一次參加「殘奧」,之後每一屆「殘奧」都參加,在過去四屆共奪得7金3銀1銅的驕人成績。   余翠怡在接受訪問時,這樣說:「我可以說是獲得了第二人生,十一歲之前,我是一個無憂無慮、健康快樂、有父母愛錫的小朋友,如果不是這個病,我可能過著平凡的人生,讀書、工作、結婚生子……在我十三歲要把一條腿切去時,真的不開心,但我從沒有自暴自棄、怨天尤人,或者放棄自己……如果可以選擇,我當然希望無病無痛,但如果我不是傷殘人士,就不會成為『殘奧』冠軍。我接受自己身體上的殘缺,每個人都面對不同的問題,有不同的經歷,看你如何把握……」   在我們的人生路上,何嘗沒有遇上逆境與患難?在差點要放棄的時候,這些運動員的堅持和苦拼,或可成為我們的激勵。但不要忘記,我們更有從上而來的力量幫助我們:「上帝是我們的避難所,是我們的力量,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。」(詩篇46:1)願我們每天都靠著這力量和幫助,回應上帝給我們的召命,誠如保羅在腓立比書3章14節所說:「向著標竿直跑,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。」  

輸在起跑線

輸在起跑線   有一次,在我們舉辦的一個講座完結後,一位青年眼有淚光地靜靜在旁等候與講員合照,他像是滿懷心事、鬱鬱寡歡……待我們嘗試更多認識他,才發現他的另一面……   單從外表,如果你不認識他,絕對不會上前接觸他,因為他先天患有亞伯氏症,臉容不美,甚至可能嚇你一跳!他自小受人欺凌,更被人誤會精神出了問題。別人看不見他的優點與潛能,上帝卻早已看見;而且讓我們認識他,帶給我們很多正能量。除了因為他的經歷,還在於他不美的外貌藏著一顆善良的心;更有專業的審美眼光,可以拍出一張張有深度的相片、一段段感人的好戲!   常言道「人生無常」,能擁有健全的身體,並且健康地成長,並非必然。以下是阿言這位青年分享的見證:   由於先天患有罕見的亞伯氏症,我自小出入醫院無數次去動手術。這個病亦影響我的身體出現一些缺陷,在小學階段常受到同學欺凌、嘲笑、侮辱。我曾經嘗試尋求學校社工的幫助,但那位社工不單不相信我的話,而且覺得我的精神有點問題,令我大受傷害,不敢主動結交朋友,所以我從小到大都朋友不多。   我就讀的中學是一間基督教學校,每星期都有一堂宗教課。雖然我每次上堂都不明白老師在說甚麼,常打瞌睡,但記得老師說過一句話:「信耶穌就上天堂,不信就落地獄」,這句話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。可是,究竟天堂是甚麼?除了每星期的宗教課,在聖誕節前,學校會舉行佈道會,台上的老師每年都會問:「你願意接受耶穌成為你的救主與生命的主嗎?若是願意,請舉起手,我們會為你祈禱。」但我每年都無動於衷,因我慣與外界隔離,把自己收藏起來。   直至2007年,爸爸的一位朋友邀請我參加一個制服團體的聚會,起初我總是婉拒,因為害怕會被歧視,甚至像小學時被欺凌。但爸爸這位朋友不厭其煩地邀請我,最後為了敷衍他,我便答應參加一次。當我踏入聚會場地,感受到一種從沒有的溫暖與愛,導師和隊員不僅沒有排斥我,而且關心、鼓勵、支持和接納我。在不知不覺間,我一次又一次參加他們的聚會,而我之前在腦海中許多假設的問題再沒有出現,並且開始願意接觸不同的人,亦透過導師的教導和講解,讓我深入認識福音。2008年5月,有弟兄姊妹再次問我是否願意接受耶穌成為個人的救主時,我就決志信主;後來於2011年10月正式成為新造的人,加入教會。   縱然這一刻仍未忘懷童年的陰影,但感謝神,讓我願意認識身邊的人,尤其是去年認識了友會一位姊妹,在我陷於低谷時幫助、鼓勵和支持我,讓我一步一步從逆境中走出來,去服事人,而且在台上領詩,甚至今天能在人前分享見證。馬太福音19章26節說:「在人這是不能的,在上帝凡事都能。」   編後語: 阿言,我們在此向你道謝,感謝你一直支持我們,幫忙很多拍攝和錄影的工作。你是多麼的樂於助人,從不拒絕別人的請求,即使沒有報酬,也欣然接受,因為你只想幫助人,所以有些人喜歡佔你便宜。記得有一次,我們十分氣憤地談到如何被人佔便宜,你卻默默地點頭,深明當中的感受。耶穌說:「無論何人,因為門徒的名,只把一杯涼水給這小子裏的一個喝,我實在告訴你們,這人不能不得賞賜。」(馬太福音10:42)你常常給人送上涼水,但有誰給你一杯呢?   從你身上,我們學習不必計算那麼多,也不用為明天憂慮。你媽媽早已離開你,爸爸從沒有出現,只有主耶穌每天陪伴你。在此,盼望你繼續努力為主而活,以生命去見證祂,讓祂在你身上成就祂的美意!  

人生勝利組

人生勝利組   香港過往多年的安定繁榮,彷彿被接二連三的風暴席捲而去。面對巨浪沖擊,有人選擇移居他鄉,有人選擇留守故地;但無論如何,同樣要面對不同的困難和挑戰。在種種變幻莫測的境況中,如何堅信不移,持守信仰?聖經中哪一位人物也曾遭逢人生的起起落落?他在整個過程中怎樣倚靠神?   讓我們來看看舊約聖經中的約瑟。他的前半生歷盡坎坷,然而最後的結局卻是如此奇妙!從約瑟身上,我們可學到如何面對人生遇上的難題。約瑟在不敬虔的文化中,成為一個敬虔的人,一個真正的勝利者!究竟他的得勝祕訣在哪裏?   上帝同在   試想約瑟十七歲時,不只是遠離家鄉、被賣為奴,且被自己的家人出賣,這是多麼痛苦的經歷!在這情況下,人很容易心中充滿苦毒、怨恨,但約瑟不是這樣。雖然他離鄉別井,但他真實地經歷了上帝的同在,把他的苦毒和怨恨轉化為饒恕與感恩。   上帝與約瑟同在,不但是約瑟的親身感受,他的主人波提乏也感覺得到。創世記39章5節說:「自從主人派約瑟管理家務和他一切所有的,耶和華就因約瑟的緣故賜福與那埃及人的家;凡家裏和田間一切所有的都蒙耶和華賜福。」因此,波提乏把一切都交給約瑟管理。   勝過試探   約瑟被賣到埃及時,可算是個「窮光蛋」,如今他在波提乏家中掌握大權,容易受到錢財的試探,趁機中飽私囊,為自己賺一筆「油水」;但約瑟沒有這樣做。除了錢財之外,約瑟還要受「色」的試探。波提乏的妻子見約瑟年少英俊,屢次引誘他同寢;但約瑟一次又一次勝過這試探,即使為此身陷牢獄也在所不惜。   約瑟勝過試探的秘訣,就在創世記39章9節末:「我怎能作這大惡,得罪上帝呢?」他敬畏上帝,故不敢得罪上帝。同樣地,不論在甚麼環境,只要我們常存敬畏上帝的心,就能勝過各種罪惡的試探。   不自怨自艾   約瑟在獄中的境況如何?不問而知是嘗盡痛苦。約瑟此時若變得自憐,甚至自怨自艾,是可以理解的,因為他是為著尊敬主人和潔身自愛,才受到這樣的對待。幸有上帝與他同在,向他施恩,即使在監獄之中,仍受獄長賞識,被升為領袖。   所以,即使我們陷入困境,只要我們不存怨憤,專心倚靠上帝,困境也可以成為我們的學校,教導我們信心的功課,熬煉我們成為上帝喜悅的人,像鍛鍊約瑟一樣!  

newsletter august

親愛的弟兄姊妹 :   今屆奧運沒有現場觀眾的熱烈歡呼聲, 今屆奧運有運動員因感染病毒被迫退出, 今屆奧運場外場內都要戴上口罩,彷彿把所有笑容與淚水掩藏了…… 但是 今屆奧運是最多香港人觀看的, 今屆奧運是最多香港人激動得流下淚來, 今屆奧運是最多香港人一同集氣……   因為奧運精神是:友誼、平等、團結、奮鬥、堅毅、勇敢、公平、寬容、接納、進步……希望藉著各個體育項目,增進人與人之間的了解與包容,促進一個維護人性尊嚴的和諧社會。   盼望香港人經歷撕裂、不公與灰心之後,在奧運精神的感染下,重新起步,學習每一位運動員憑著信念、意志與毅力,朝向目標努力,並以包容、接納、平等、愛心,對待身邊每一個人,即使他們或與我們不一樣!   編輯室上   文人美事   認識艾青(筆名:寸草心)已一年多,深受她對文字事奉的熱誠所感動。她的文筆跳脫優美,不時寫一下她周邊的人與事,還有她點點的成長經歷……   艾青為了善用上帝賦予的恩賜,並追隨祂的呼召,甘願放棄高薪厚職,憑信踏進一個不為人重視,甚至貧瘠受限制的筆耕園地。別人問她為的是甚麼?她會瀟灑地回答:「這是我的夢想!更是我的使命!」   現送上艾青的一篇文章「阿爸,我想……」,這亦是小編愛讀的一篇啊!   少年大事   資訊科技的發達,加速了網絡訊息的傳播,也進一步加深了中年父母與少年子女的距離,這就是所謂的「代溝」吧!   有父母嘆著氣說:「我已投降了!實在無法與家中的少年子女溝通,他們的想法與我們這一代簡直南轅北轍,網上與朋友無所不談,但對著父母卻一言不發。當他們的學業成績有進步,我都會讚賞他們一兩句,但總不及朋友給他們的“like”令他們雀躍。最叫我氣惱的,就是他們的房間常是一片雜亂,垃圾堆積如山;而且不是忘記這,就是忘記那……我不禁心裏問:究竟他們有甚麼人生目標?以後的日子怎麼過?」   良朋舊事   Uncle Tony是上帝賜給我們的一位工作伙伴。他是一位“Yes Man”,只要是與傳福音有關的,他就義不容辭地答允。他臉上常露笑容,但他其實心裏經歷過非一般的痛……   他的兒子童年時遇上車禍,以致半身癱瘓,視力也變得模糊;後來最愛的妻子患癌離世,年輕的女兒面對家庭悲劇,憤然離港赴美,十多年來一直埋怨上帝……面對這些苦難,有人會質疑上帝,但Tony卻緊緊抓著上帝的手!上帝讓他看見兒子美麗的內心;又讓他憑著信,默默地等待女兒回轉。聖靈更引導Tony明白上帝的心意,忠心地使用布偶去傳講上帝的話語,帶領由小孩到長者都歸向主!當中的滿足,只有Tony最明白!   Tony的見證曾在「真証傳播」的刊物上登載。原來Tony的童年有不少鮮為人知的跌跌踫踫,在少時那段容易「學壞」的日子,他身邊總有人為他伸出援手,從歧途中把他拉回來,更帶領他認識主耶穌。其實這全是上帝奇妙的看顧,因此,Tony今天願意受上帝差遣,用布偶傳福音,並守護孩子健康成長!   感恩與代禱 感謝主!我們出版的《珍珠解碼—進入科普世界》,除了入選第一屆「想創你未來—初創作家出版資助計劃」科普組的得獎作品,上月更在第三屆「香港出版雙年獎」的「生活及科普」組中脫穎而出,獲得出版獎。對於我們這小小的出版社來說,這獎項實在得來不易;更在出版業的低谷中,給我們一個肯定! 感謝主!讓我們認識不少志同道合的出版界前輩。至今我們仍深信:文字能觸動生命、連繫心靈,文字能助人尋找真我,文字能領人進入真理,文字能引人歸向基督……雖然時代在變,但核心價值永不改變!求主加力給每一位作者、編輯、出版人,忠於祂的召命,並帶領整個基督教出版業的前路! 在氣候變化下,近來全球不少地方出現水災,如西歐多國和中國河南省,引致多人死亡及失蹤。求主憐憫,拯救災民,並引導各國政府施行有效的救援工作。 在DSE放榜後,正在報考大學的同學禱告,求主幫助他們進入心儀的學府繼續進修;也求主帶領未能升上大學的同學,與他們一起開創另一條人生路。  

我的童年

童年苦樂一籮籮   我父母從內地來港,一家九口,我有三個姊姊、兩位哥哥及一個弟弟。除了我兩位姊姊在內地出生外,我和其他兄姊與弟弟都在香港出生。家父從年輕起,直到我幾歲了,都一直在他堂兄的店內工作,養妻活兒。   我童年住在九龍城南角道18號,前店後居。父親白天在店裏劈柴,因為當時的人以燒柴或碳來生火煮食。到了秋天還要做更辛苦的工作,那就是彈棉絮:在一張很大的正方桌上,鋪上一堆實實棉花,他背著一把像長弓般沉重工具,右手執著一個像木瓶東西,使勁地打著,又長又粗的魚絲線上。不斷重複打,桌上棉花被打鬆。随後用幼線織成密麻麻綿網,使棉花牢固。客人按需要,選購不同尺碼棉被。   家父工作的店內除了售賣柴和碳,也有鹽及蘇打等東西,引來曱甴及老鼠做藏身安樂窩!可是,牠們也成為我和哥哥們的「娛樂」,我們於晚飯後,提著玻璃瓶,跑去鹽倉捉曱甴,白天就用來餵雞。我家的後巷是雞販售賣活雞地方,我們混熟了,除了隨時把活飼料餵雞外,並可「自取」雞籠內鮮雞蛋來吃。   我喜歡做的另一件事,就是當跑腿,替人買「字花」(一種賭博遊戲)。當時我要走到店鋪斜對面一間棺材店內買「字花」,按時去查看「字花」揭盅結果。我雖害怕跑進棺材店,當買家贏了,我有五分錢報酬,恐懼全消。   每年除農曆新年和中國各節日,我極喜歡鬼節(即盂蘭盆節),當家家燒完衣紙後,必在路旁撒硬幣,我立刻跟其他人一湧而上,搶散在地上硬幣。若運氣好,一晩跑幾條街,可拾得一元幾角!回想當年,實是非常危險。   另一件叫我難忘的事,就是出殯情景。若喪家住在樓上,便從街上築成一條運送棺木臨時天橋。到出殯那天,街頭有大群送殯隊伍迎接忤工沿著天橋把棺木抬到街上;棺木抬上靈車後,送殯隊伍跟在靈車後,樂師隨即不停地奏出哀樂。送殯人數多寡,視乎喪家貧富。   從九龍城到城寨   因店舖遷拆,我們一家搬往不遠的九龍城寨賈炳達道居住(今天那裏已改建為城寨公園)。在城寨居住歲月中,最難忘是一到冬季,因鄰近地區經常半夜發生火災,我和家人常在睡夢中驚醒,急急忙忙把貴重財物逃離家園,幸而從來未有一次家園被燒毀。.   住城寨的日子,黃、賭、毒是司空見慣的事。家父毋須幹粗活養家,轉到工廠當工人。我的三個姊姊亦在工廠工作,我兩個哥哥都在九龍城龍崗道樂善堂學校讀書,我和弟弟於老虎岩(今天的樂富)華德小學讀書。   家母因不想我們學壞,亦希望多點收入,便在城寨的工廠取一點家庭手工業回家做,在多勞多得下。各人下課後,忽怱把家課做妥,努力賺外快!不過,我最不滿意,就是每當出糧時,我大部分的糧都給大姊取去。她說是替我存錢,我卻不信,直到她結婚那天,從銀行連本帶利把錢提出來交還給我,我才感恩她用心良苦。   童年的娛樂   我們基本上沒有甚麼零用錢,在九龍城居住時,我的娛樂是在地上玩彈珠、拍公仔紙、捉迷藏、用橡皮筋射蒼蠅、摺紙飛機、用冰棒的棍子製作小船……在大雨或暴風之後,建築地盤或公園積了很大的水坑,我自製的小船便可以「起航」了!不過,有一㳄颶風過後,我在以往啟德機場附近一個正在興建的「世運公園」玩耍。我一時貪玩,目睹別人在水坑玩得非常開心,也去凑熱鬧,誰知原來那個水坑很深,我滑了一腳,整個人掉進深水中。幸得我拼命爬回坑邊,雖然變成了泥人,總比掉了性命好!   在遷往城寨居住後,從家庭手工業賺得的錢,雖然大部分都交給大姊保管,還有少許可用。我會用來買漫畫書,例如《財叔正傳》、《老夫子》、《007》、《兒童樂園》、《良友之聲》等。不過,我最喜歡跑到附近的書檔,站在別人背後,免費偷看他借的公仔書。我的漫畫書多了,也試過自已做地攤生意 ;賣舊書。   我喜歡.到賈炳達道的龍城戲院,用二角錢買一張前座戲票看公餘場電影。到了星期日,便一早到福老村道的國際戲院,排隊購買二角錢的前座票,看一齣早場電影,大都是當年的西片,例如尊榮的西部牛仔片,或是槍戰或戰爭片。由於我家買不起電視機,所以我有時也喜歡到涼茶店外,站著觀看店內的電視正在播放的摔跤或警匪槍戰節目。   制水與暴動   在1963至64年間,香港發生50年一遇的大旱災,當時四天供水一次,每次只有4小時。我和弟弟年紀小,只懂得拿著水桶跑到街上輪候,在烈日當空下等了幾句鐘。輪到取得水後,兩位哥哥便負責抬水回家。不守法排隊引致衝突,為了爭水,衝突事情時有發生。因水壓不足,若低層單位若不把水喉關掉,高層住戶便沒有水供應,所以「樓下閂水喉」成為當時的經典名句。浪費食水因程度而決定懲罰的輕重。   另一件難忘的事,是1967年發生暴動。當時我對社會上發生的事情不甚了解,只知道父母吩咐我們不能外出。我有時偷偷在通往大街的小巷中,好奇地往街上看,只見一些警察及警車不停在街上巡邏。有一天,我又偷偷跑到巷尾,窺看街景,看到一群人在街上大叫,又向警察投擲雜物,警察便向他們發射一些非常刺眼及刺鼻的氣體。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催淚煙,是畢生首次嘗過催淚煙。   在城寨住了一段日子後,我們终於申請到政府廉租屋,就在牛頭角上邨。由於我們家庭成員眾多,獲派一個接近頂層的雙連單位,整個維多利亞海港和啟德機場跑道都盡入眼簾。當時每年春節的維港煙花滙演,我和家人都在露台細細欣賞。   大姊是嚴師   家父雖然不是知識份子,但他每天看報紙,又留意新聞。他的習慣或多或少也影響我留意時事和周圍發生的事情。家父最討厭賭博,我記得有一次,他把哥哥狠狠打了一頓,原來他知道哥哥偷偷在外面跟人賭博。父親有句名言,就是嗜賭者都離不開「賣、當、借」。   家母目不識丁,只懂得寫自己的名字。可是,她卻用身教來教育我們,她為人誠實、勤懇、樂於助人,直到今天仍影響我們眾兄弟姊妹。母親竟懂「因材施教,唯材是用」,她授權大姊督促我們做功課及家務。我唸九因歌不成,竟是我發奮轉折㸃;母親看到大家姐重罰我唸錯九因歌,大駡她下手太重,大家姐第一次被母親駡而嚎哭,我卻感到自責。   我是家中最難教的孩子,每年春節,家母都喜歡到黃大仙廟為家庭求福,也為孩子求籤,看看他們的運程如何。家母為我求得下籤,解籤人告訴她,我是個相當難教又奸詐的人,一如歷史上的讒臣秦檜。所以,當我又犯錯時,大姊便怒氣沖沖地駡我秦檜!   難忘鐵臉校長   我入讀是一間正規小學,就是在老虎岩的華德小學。最初入讀時,我的成績和操行都不錯,甚至獲得獎學金;贏在起跑點,輸在不努力,我成績退步,失去了獎學金,測驗不合格,更冒充父親簽名,最後東窗事發,得到了三料嚴懲;父親和校長重罰暨留班一年。   校長是位鐵臉校長,不許學生放學後隨街跑,買零食,校服,鞋,指甲,頭髮必須整潔,除了紏察及班長天天檢查外,他是親自在校內,外突擊,被捉名單上,我當然榜上有名。   我們的校舍隔鄰是一個基督教墳場。大多數頑皮學生甚麼也不怕,甚至連校長都不懼,但是卻害怕留堂在學校撞鬼,最易見鬼的地方是厠所,因此學生無論怎様急也留到回家才解決。校長知悉此謡言,便在集會時解釋,並取消留堂,改為提早回校。  …

阿爸,我想

阿爸,我想…… 寸草心   太平洋東岸的海風輕撫著她的長髮,潮浪沖刷著腳下細沙,她手中拽著那本雜誌,咀嚼著剛才牧師說的話: 「這本中文期刊的總編,在主日週刊看到你的信主見證散文就喜歡,徵得我們教會同意刊登了。這期送你啦,今後多寫呀。」 一波小白浪湧來,她竟打了個寒颤,思緒淌回大洋西岸一個只有月光的夏夜…… 那年八歲的她牽著爸粗大的手,蹦跳踏踩著自己的影兒,「爸爸,我想長大以後寫作!」她仰起頭,天真地晃著兩條羊角辮。 「不好,作家都很苦……」爸還提到幾個坐牢、自殺的人名,她黯然想起鄰居整天躲在家寫小說的大姐姐,街坊的阿姨們說「沒出息」。 然而,她最愛上中文課,聽到陶醉時連小腦袋都會不知不覺歪到一邊。做完家課,爬上爸爸的書架,生吞活剝《水滸傳》、《福爾摩斯探案記》、《基度山伯爵》、《一千零一夜》、《蝦球傳》,舔嘗《圍城》、《人啊,人!》的絲絲苦澀。捧著《紅樓夢》,就想像一家子變成了戲台上濃妝彩抹的演員。 老師把她的作文送去作家協會的少年徵文比賽,還得獎了,可她一點也不興奮。為了進名牌大學,滿書架都是應考工具書。爸總是很忙,媽總在做家務,誰也不知道她的小船早就迷失了方向。 留洋數年,信主是始料不及,卻是生平第一次獨自決定的大事,一直沒有告訴家人。唉,但那意外「被發表」的文章,刊登教會提供的真實姓名和作者簡介呢! 一波又一波吐著白沫的潮水衝上沙灘,她不知該怎麼向爸媽交代,苦惱地一屁股坐下來。 直到斜陽落下,她仰起頭來,彷彿那夜月下拉著爸的大手說:「阿爸,我不是想當作家,只寫一些祢的事,會很苦嗎?」 湛藍的海面飄過幾片雪白的帆,腦海掠過友人的幾行詩句:遠航,我拒絕任何行囊,因為風,沒有固定的方向。 過了很久,很久,靜謐中,靈魂深處一個溫柔的耳語:不用怕,我就是你的港灣。   (文章曾發表於《基督教週報》第2920期,蒙允許轉載)